走近七师 走近谢台臣

走近七师 走近谢台臣
2019-06-15 09:45 邯郸澳门葡京正网网 编辑:陈国杨

七师对我来说,是一种历史的距离。她被几位国家领导人誉为“革命的学校”、“直南革命的策源地”,其缔造者、第一任校长谢台臣先生,被誉为“革命教育家”。这些足以令我们这些七师的晚辈为之自豪,之外,我又感惊异:一所普通的师范学校,凭借什么法宝赢得如此荣耀?伴着母校九十五岁华诞姗姗而来的脚步,寻找七师最动人的内涵与气韵的渴望,一点点朝我袭来。于是,在风热蝉鸣的夏日,穿过鲜花怒放,绿树成荫的校园,来到七师留给后人的唯一建筑——“谢台臣先生纪念碑”前,瞻仰,缅怀,找寻。

眼前,屹立于校园中东部亭子间的“谢碑”,便是七师的全部。黄瓦红柱六角凉亭下的塔状碑身、方正碑座,象征先生刚毅果敢的正义人生。汉白玉碑面虽经八十一载沧桑岁月而斑驳灰暗,却掩不住凝聚着七师师生厚爱、学校灵魂象征的阴刻文字的光芒——那是先生的教育思想。

摩挲着岁月的文字,我眼前顿时闪过一幅画面:先生北平治病归家之际,罄其所有,买回两箱马列主义经典著作,要等病好了,好好研究社会科学——这是他大半生办学思想的出发点,也是亮丽的人生总结。

先生,首先是个教育家;七师,是他科学与民主思想诞下的婴孩。

“凡是称得起科学的理论,通统是作的结晶,同时又是推动作的经验发展的动力;只有作才可以产生理论,修正理论,发展理论,并证明理论。”

碑文开篇这清晰阐释着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辩证关系的文字,对今天每个受教育者来说,并不陌生。而在1923年——“五四”运动刚四年,我们的党才诞生两年,马克思主义传入我国也只有五六年,在为数不多的有识之士开始为死水般的中国社会呐喊,并摸索出路的年代,了解国情乡情,深受中外教育思想影响的先生,就带着这法宝,同直隶省政府的委任书一起,一路风尘,从繁华的省府天津来到保守落后的直南军、政腹地——大名府,来实践他以此做支撑的教育理想:开启民智,“培植师资”。

三十九岁,正当仕途的黄金时期,先生宁可不当省议员,也要回家乡办教育。一所用五四新文化“科学”与“民主”精神武装起来的新型学校,从此就屹立于大名府北关郊外。先生意在培养具有“科学的头脑,劳动的双手,改造的魄力,艺术的情趣”的社会有用之才。在果断扫清校内外障碍后,他“以作为学”和“师生打成一片”的教育方针,如两面大旗,指引着七师走向一片灿烂的境界。

植树养花,制胰制革,让学生在“作”中求得真知。带着先生气韵的“以作为学”,活泼,切实,培养了学生的实用技能。它如寒冬中的一缕春风,破了两千多年来“死读书,读死书”旧教育的坚冰。而把鲁迅、李大钊、高尔基等当代中外进步作家引入教材,引导学生对现实事件诸如冯玉祥倒戈等进行辨析,是“以作为学”在人文学科的生动体现;并聘用进步人士及共产党员做教师,从思想上一步步把学生培养成唯物主义者,共产主义者。在师生“如家人父子般”的民主氛围中,教学得以春风化雨般地实施。洋溢着清新活泼之气的教育之花,在包括今冀南、豫北和鲁西37个县的直南大地绽放。

以作为学,早了陶行知先生“教学做合一”思想四年,成了几十年后“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”教育方针的先声。其本质,正是当下提倡的素质教育。先生的先觉意识与担当精神,令晚辈景仰。

成为革命家——七师实现了先生向更高人生境界的升华。

创建了学校,创立了新教育思想,并取得可人的成效,先生已经像蔡元培、陶行知先生一样,是一个了不起的教育家了,可他又把学校办成了党的学校,革命的学校。

为革命培养人才,发展保护党组织,条件不成熟不能轻易暴动。如此的清醒者,在当时的直南能有几人?而被“左倾”路线执行者错误地开除党籍,他却始终相信党,不争辩,仍然购买马克思主义著作,病中呼唤的仍是患难战友“(晁)哲甫、(王)振华”。是要商讨教学,还是革命?我们不知道。我所知道的,无论作为教育家,还是革命家,他都是一个有担当的人,一个有信仰的人,一个为了大众幸福而甘于牺牲自己的人。

阳光照在我心中高大的历史丰碑上——先生的革命教育人生永远地定格在了52岁,而他亲手培养的几百名有知识、有抱负的优秀学子,或献身战场,或建设和平,成为他所期待的社会有用之才,延续了先生的生命。

大名七师——直南一个革命策源地,谢台臣——革命教育家,实至名归。

已是午间了,我依旧玩味着这刻入历史的文字,再度聆听先生的教育理想——我们要处处公道正直,为大众幸福而牺牲自己……

七师的代代继承者,一样聆听着先生的教诲,奔向四方。

相关阅读